鲁迅小说改编,徐克监制,26年前这部经典武侠片却鲜为人知

来源:人气:1001更新:2021-02-08 03:41:21

徐克是武侠电影代表人物,提到其武侠作品有《黄飞鸿》系列、《笑傲江湖》系列、《新龙门客栈》等,其中1994年他监制的《铸剑》是一部容易被忽略的经典,还有不少人夸赞这是他90年代最好的武侠片之一《铸剑》由北京电影制片厂、香港电影工作室联合出品,徐克担任出品人和监制,张华勋执导,张扬和杨从洁编剧,改编自鲁迅同名小说《铸剑》最新电影 影片导演、编剧和主演来自内地,但电影摄制团队的其他许多重要成员均来自香港,比如策划和剪接是麦子善。从班底和奇特风格上看也可以认为是一部香港电影。1、改编自鲁迅同名小说《铸剑》是鲁迅小说集《故事新编》中鲁迅尤为珍视的一篇。1936年2月,鲁迅《致黎烈文》中说:"《故事新编》真是'塞责'的东西,除《铸剑》外,都不免油滑。"铸剑名师干将(马崇乐饰)得到一块珍贵的铁精,在军官宴之敖(高发饰)的监督下,为残暴的楚王(马精武饰)铸剑。剑成之后,多疑的楚王杀死了干将,并烧毁铸件厂,将里面的人也赶尽杀绝,但宴之敖放过了干将之妻莫邪(杨青饰)和还在襁褓的儿子。莫邪早有准备,造了一雌一雄两把剑,雌剑献给了楚王,雄剑留给儿子眉间尺(阮巡 饰)。眉间尺长大后,莫邪将干将的事告诉了儿子,眉间尺决心报仇。但眉间尺优柔寡断,行刺打草惊蛇,复仇失败被通缉。宴之敖找到眉间尺,承诺帮他复仇,要眉间尺把自己的头和雄剑交给他。宴之敖去见楚王,声称自己会一套让孩子的头颅在金鼎中跳舞的把戏,诱使楚王接近,砍下了楚王的头。两颗头在鼎中缠斗,眉间尺不是楚王对手,宴之敖拔剑自刎,头颅加入战团,咬赢了楚王。楚王、眉间尺、宴之敖的三颗头颅最终都被滚水化为骷髅,无法分出彼此,楚国大臣只好将三个头颅均以王礼分而葬之,成为三王冢。众所周知,徐克是著名的原著粉碎机,然而《铸剑》却例外的遵循了原著的故事和风格。徐克电影惯有的冷峻、嘲讽的风格和麦子善凌厉的画面剪接正好适合改编风格怪异的《铸剑》。本片绝对是1994年最cult的港产片,集徐克与鲁迅诡异之大成,鲁迅式台词和电影风格同样诡异。原著短小精悍,改编不易,因为情节性不强,抒情成分多,台词书面语多。本片改编后甚至连歌词都一样,"哈哈爱兮爱乎爱乎,爱青剑兮一个仇人自屠"。相信鲁迅在天之灵看到本片,大概不会像金庸一样暴怒吧。2、女性角色分析《铸剑》在改编电影后增加了三位女性形象。无女人不徐克,也在大家意料之中。电影中盲阿婆拿的是预言家牌。一句"眼盲心不盲"道尽天机,无所不知。老妪的三次现身意味丰富:第一次是指点宴之敖雄剑的藏身地,第二次是半路阻止眉间尺复仇,最后一次充当世俗百姓观看楚王出殡。是个推动情节的线索人物。然后还有女护国法师一条线,与眉间尺的复仇对照。王菁华的护国女巫师五官精致,与林青霞三分相像,难怪徐克喜欢。为报杀父之仇忍辱负重,配合美艳的外表,用自己也不信的跳大神技巧弄得楚王言听计从。然而她用使楚王残害无辜百姓的手段令楚王失信于天下,不择手段的复仇也让她成为一个复杂人物。她的复仇最终以失败告终,楚王又弄来新的美艳巫师,也是她的宿命。最后一位,干将的妻子莫邪,是个铸剑行家,甚至能指导干将藏剑。她有特别的铸剑技巧:加入头发,本片的设定中,或许头发有某种化学成分能造成好的合金吧。最初铸剑时,莫邪还是个理想主义者,认为铸剑的目的是保家卫国。干将死后,复仇意识太过强烈,甚至不惜牺牲儿子。最后莫邪站在三王冢前微笑着说"干将,我们的仇报了。"电影结尾相比小说原著,增加了新王命令铸剑师重铸宝剑,复仇有可能再次上演。所有人物所有的努力与牺牲都是白费的,从更高的层面印证历史的循环往复,充满宿命意味。使得莫邪最后在三王墓堆前终于报仇的感慨失去了意义,历史的循环又开始了,会有新的干将,新的眉间尺。3、秃鹫和火电影《铸剑》中反复重现火和秃鹫,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。宴之敖得到眉问尺的头颅和宝剑,将头放置在石头上,唱着"哈哈爱兮爱乎爱乎,爱青剑兮一个仇人自屠",在火光中给头做法。眉间尺刺杀楚王失败,仙妃建议楚王将城中十五六岁的少年都抓去。少年们被绑在柱子上,被旁边火把映照着。楚王看到那一张张桀骜不驯的脸惊得连连后退,惊呼"有刺客",斩杀青年,令在旁的仙妃也瞠目结舌。秃鹫象征权利与死亡。小说中并没有写到"秃鹫",电影特地加入秃鹫,成为本片的记忆点之一。黑色羽毛,以死尸为食。电影中秃鹫出现时就伴随着死亡。楚王将奴隶绑在柱子上供秃鹫吃,奴隶们不堪折磨,求宴之敖杀死他们。影片中秃鹫是神鸟,是楚国的图腾象征,被万民供奉为神。导演张华勋说:"楚国对秃鹫的崇拜是一种艺术处理的假定,没有真实的历史依据。"宴之敖不满于楚王的兔死狗烹,用剑攻击神鸟的塑像,却被反弹误伤,在脸上留下了永久的疤痕。公然反抗王权风险很大,失败是宿命。干将献剑,剑气惊了神鸟,干将被楚王用宝剑砍掉了头颅,秃鹫一口叼走。4、三头问鼎本片对古楚文化的巫术、诗歌等文化的刻画相当出彩,同时原著那种阴冷奇崛的特点也展现得淋漓尽致。血浆人头乱飞:砍头,喷血,抱着头跳一段诡异的舞蹈,砍头......周而复始。眉间尺居然是自己把头割下来的。自己割头,割完头还能提在手中,身体还站着,诡异至极。最后三颗头在盛着沸水的金鼎里上下纷飞,互相撕咬,也是十分重口味恶趣味。楚王头颅已经煮成骷髅,身体居然还被大臣们放回了王座上,喷血的脖颈被放上一块白布吸血。铅黄的底色,有西部片的风格。从片尾的鸣谢来看,本片其实是在山东淄博拍的。而楚国大部在湖北,水乡泽国,绝无黄沙。徐克有西部片的情节,屡次为了烘托苍凉的气氛强行改变地貌,《新龙门客栈》也是强行将《龙门客栈》中的山林改成大漠。本片经费有限,拍摄粗糙。化妆尤其假,宴之敖的伤疤,有明显的塑料感。人头也常常穿帮,像假发店的塑料人头。可能也正因如此,徐克要再拍一部《刀》弥补遗憾。 《铸剑》没有大牌,没有明星,没有特效。电影大幅弱化了故事中的神话成分,尽量往现实改编,但保留一定的神话成分。最后因为无法区分三颗头骨而需要三幅棺材出殡,为了蒙蔽众人,让他们把眼睛蒙上,包括盲阿婆。《铸剑》是90年代合拍片的经典,以独特的视听语言和对战国奴隶社会的描绘让本片电影独树一帜。在大陆八九十年代武侠片尚不能自成体系时,本片在武侠爱好者中具有崇高的地位,和《双旗镇刀客》一并成为独特的存在。(撰文:Mankei Wu)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18-2021 全网影视. All Rights Reserved.